主页 > 文史新闻 >

西藏人民反抗英国侵略的斗争(中)

发布时间:2018-03-12 18:18

1903年11月,英国调集步兵、骑兵、炮兵3000多人,由麦克唐纳少将指挥,以护送政务司荣赫鹏上校去和驻藏大臣谈判的名义,偷偷翻越则列拉山,在西藏方面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不顾当地官员的劝阻,一举占领亚东。在得到英军占领亚东的消息后,驻藏大臣裕钢不愿前去谈判,西藏地方政府急忙调兵到帕里去防守,并命令各宗的民兵赶往帕里增援。但是在藏军赶到之前,英军抢先于12月底占领了帕里。接着英军继续以护送荣赫鹏为名前进到堆纳,在这里才遇到由莱了色代本、郎色林代本和吉浦如本指挥的奉命前来阻止英军前进的藏军2000余人。莱丁色代本等要求英军退回到亚东再开谈判,荣赫鹏蛮横地拒绝了这一合理的要求。双方对峙到1904年的3月,英军在做好准备后,悍然对西藏军队发动进攻。当时藏军右翼在堆纳北面五英里多庆措湖西岸的曲米森谷地方,并建了一道矮墙作为防御工事,左翼在多庆措湖的南岸。荣赫鹏等假意同莱丁色代本等在阵地前对话辩论,并说双方应表现和谈的诚意,以英军将子弹退出枪膛为伪装,欺骗藏军将火绳枪的引火熄灭。当时藏军只有很少军官有快枪,火绳枪的引火熄灭后重新点燃要较长时间,而英军的快枪很快就可以把子弹重新推上膛,荣赫鹏的这一诡计,使藏军在战场上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英军的一部还偷偷包抄到藏军后面山上,架起机枪。在做好准备后,麦克唐纳命令英军强行解除藏军武装,挑起冲突。当英军抢夺莱丁色代本的枪械时,他奋起还击,击毙一名英军。麦克唐纳立即下令英军开火,以机枪向藏军密集扫射。藏军的火绳枪来不及点燃火绳,纷纷倒在英军的枪弹下,使得所谓的“战斗”,实际上成为了一场血腥的大屠杀,藏军莱丁色代本、郎色林代本等1400多人牺牲,而英军仅有两名军军官受伤,13名士兵伤亡。

英国侵略军指挥官荣赫鹏

江孜宗山

4月英军在康马附近的萨马达河谷击败藏军的阻击后,攻占了江孜宗。荣赫鹏认为胜利已经在望,只等英国政府批准他的直接打到拉萨迫使西藏军民屈服的计划,于是只留下部分英军驻在年楚河边的江洛林卡,其余英军护送麦克唐纳返回亚东,调动增援部队,以发动更大的幸事行动。这时新任的驻藏大臣有泰不但不到江孜去阻止英军,反而在给荣赫鹏复信时说,自己对西藏军民“开导之无方”,要等西藏军民彻底失败后再与英方会谈。在前期作战失利和驻藏大臣多方阻挠的情况下,西藏军民抗英的意志仍然坚定不移,除了一再‘精大皇帝谕调汉兵、资助军饷”外,各地民兵仍斗志高昂地开赴江孜参战。到5月初,藏军已有一万多人布防在日喀则、江孜到浪卡子一线。5月3日,荣赫鹏再次分兵,他自己带部分英军留驻江洛林卡,另一部分在布兰德中校指挥下进攻噶热拉,击败当地的藏军并向浪卡子方向追击。就在这时,藏军主力从其他路径进到江孜,收复了江孜宗宗山城堡、白居寺、曲隆寺等重要据点,并以1000多人在黎明前直插江洛林卡,当英军听到藏军的冲锋呐喊从酣睡中惊醒时,看到手持大刀长矛的藏军已经冲到面前,吓得魂飞魄散,莱赫鹏也在极度惊恐中顾不得组织抵抗,仓皇南逃到曲比颇章。他自己事后也承认,如果不是藏军按照习惯在冲锋前大声呐喊,使英军惊醒,得到了一点准备的时间,他们全都会被藏军一举消灭。布兰德中校急忙带兵赶回江孜,才使英军稍稍稳住阵脚。在奇袭英军取得胜利后,西藏军民一面包围英军的驻地,一面夜以继日赶修工事,把宗山和白居寺连接成一个整体,决心在这里和英国侵略军血战到底。5月24日,英军在得到增援后,攻打藏军据守的帕拉村,藏军打死了英军的加斯丁大尉,杀伤另外两名大尉,英军在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后才攻下了帕拉村。荣赫鹏看到江孜英军的处境仍然非常危险,在6月5日带了几十个骑兵突围去亚东搬兵,路上在康马遇到藏军伏击,荣赫鹏又差一点丧命。6月下旬荣赫鹏和麦克唐纳指挥大队人马从亚东开往江孜,这时藏军一部集结在乃宁寺,威胁着英军的交通线,英军即对乃宁寺展开猛攻,藏军和僧众凭借乃宁寺高大的围墙和殿堂顽强抵抗。英军用大炮轰开围墙,炸毁大部分殿堂,然后蜂拥入寺,藏军和僧众仍坚守不退,和英军展开肉搏战,其中一支来自工布地区的民兵,用大刀长矛给英军重大杀伤,藏军和僧众也大部壮烈牺牲。最后英军以伤亡200多人的代价攻占了乃宁寺,他们不仅将宗喀巴大师和一世、二世达赖喇嘛曾经在此学习修行过的乃宁寺洗劫一空,还将不愿投降的西藏僧俗绑在经幡旗杆上枪杀。至今乃宁寺的断垣残壁上还有许多英军枪炮打下的弹洞。接着英军又进攻江孜西南与白居寺隔河相望的另一个著名古寺紫金寺(宗喀巴大师曾在这里学习和著书立说),切断江孜和日喀则的交通。藏军和僧众800多人在山上坚守,英军用大炮将山上的殿堂炸毁,经过一天的激战,攻下了紫金寺。

江孜人民抗击英军入侵用的炮台

7月1日,西藏地方政府派来的宇妥噶伦、仲译钦波和三大寺代表等在江孜会见荣赫鹏,要求英军退兵谈判,荣赫鹏又以西藏代表无适当证明书为借口拒绝,并要藏军在7月5日正午前撤出江孜宗山。莱赫鹏的无理要求当然被西藏军民拒绝。于是英军在7月5日下午对宗山发起全面进攻,经过激战于当天占领宗山下面的街道。接着英军猛烈炮轰宗山城堡,然后以步兵冲锋,藏军以火绳枪和石头向敌人还击,直到与敌人展开肉搏战。藏军多次打退了英军的进攻,还在夜间派人下山袭击敌人的营地,使英军惊惶不安。英军对宗山围攻了几天,仍然不能攻上山,只能靠密集的炮火来对付山上的守军。最后由于城堡中的火药库被炮弹击中爆炸,藏军弹尽粮绝,山上又没有饮水,藏军不得不撤退到白居寺,英军又攻打白居寺,给白居寺也造成重大破坏。从5月到7月的江孜保卫战,西藏军民虽然失败了,但是他们在战斗中的英勇无畏和顽强不屈的精神,反抗英帝国主义侵略的坚强的决心,在西藏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永远受到人民怀念和尊敬。

藏族抗英战士

参加过1904年抗英战斗的藏族战士、康马县老人达瓦顿珠(1961年拍摄时,他已有81岁高龄)在向孩子们讲述当年战斗的故事

江孜抗英纪念馆

(责编: 李元梅)
  • 西藏第一所高等学府

    1958年9月,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在西藏工委、陕西等省以及当地人民的热情支持下,西藏第一所以培养藏族干部为主的高等学府-西藏公学正式诞生在陕西省咸阳市。..[详细]
  • 我所经历的西藏和平解放

    1924年我出生于青海安多藏区,1951年28岁的我,有幸作为一个工作人员经历了“十七条协议”签定并得到以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的拥护,西藏实现和平解放的全部过程。..[详细]
  • 圣地“古墙”飘散的气息

    “墙”或更准确的说“古墙”或“历史墙”,总感觉有一种魅力的召唤。我对“古墙”有着独特的关照,因为墙里有故人的气息和历史的沧桑。..[详细]
  • 西藏的和平解放(下)

    昌都解放的消息传到拉萨后,达扎等人的依靠武力可以阻止解放军进藏的幻想迅速破灭,拉萨僧俗上层一片惊惶。..[详细]
  • 神秘的“婆陵甲萨”遗址和岩画

    2000年7月,我去四川阿坝藏羌自治州作短期民族教育调研工作。期间,在当地工作的几位朋友告诉我,马尔康县有一座神秘的“婆陵甲萨”遗址,附近的松岗乡莫斯都沟内还分布有不少岩..[详细]